Feuer.

#圈一块地给自己喜欢的所有
#一直在一起吴亦凡
#不站cp站兄弟情

第四季第14期奇葩说相关与不相关

这个节目很好,比起辩论,更重要的是换个角度看问题。但我只看过两期,上次看是两年前的暑假,网络暴力的那期,蔡康永的那段话被推到了首页。

这次是生活给的暴击值不值得感谢,臧鸿飞的话。

 

 “我希望你们,永远不曾经历我年轻时候经历的一切”。

好像明白当时他为什么会发“老万的粉丝听我一句劝……”,他本来可以不蹚这浑水。(好像删了,不记得原话)

或许要表达的不是支持,只是一种善意。本来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的善意。

或许用“慈祥”这个词形容不太好,但他就给我这样的感觉,这锅就让脸上的皱纹背吧。

包括何老师,或许每家粉丝都会炫耀我爱豆上快本时何老师有多照顾他。时间长了发现,何炅就是这样一个心细且温柔的人(对后辈)(啊这两个词好肤浅),比如会主动cue不太活跃的嘉宾。

还有上期快本的repo,追着老万给他竖大拇指,这一幕于我而言真的印象深刻。

那个没混过娱乐圈,甚至日常死宅的人啊,感谢何老师关照啦^_^

 

飞飞那儿哭了,想起老万也想起阿钟;邱晨那儿也哭了,因为我就是那种清醒得一比又不争气,需要自己欺骗自己的人。

就连哭了之后也在想,我的这个眼泪是因为背景音乐太煽情了,还是他们的演讲技巧感染力太强,还是因为认同观点并且感同身受。清醒得可怕。

严肃认真地听完了马薇薇的观点,叹着气。想起某一天突然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法抗拒自己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类人,想起某天吃着米线跟身边的妹子说“我好想可以接受自己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诶,你呢?”

 

春夏那段哭了。

大概是初中开始,妈妈就说我怎么都不会跟她撒娇了,的确,毕竟玩真心话大冒险被抽中,给我的惩罚都是让我去给内个谁撒个娇。

还有上次给爸妈打电话,我可能自己没意识到,抱怨的句尾随口带上的“哎呀当时可难受了”这样的话,说过几遍后,换来妈妈在我叽里呱啦的空隙轻轻问的一句“你不会还偷偷蒙在被子里哭过吧?”。

当时就懵了,也不知道怎么接。“当然哭过啊,嘿嘿你们想安慰我啊,迟啦迟啦~”说完想给自己一嘴巴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没想过难过时应该找谁,就没有过这个意识,所以也就更别说在外地上学时难过了给爸妈打电话。

春夏说她妈妈后来给她道歉,说自己没有尽到一个母亲该尽的责任。所以,我也在想,不知道我的妈妈会不会难过。

当我变得说话有理有据,甚至带点强硬的攻击性,和她争论问题时下意识给自己划定了一个安全的小圈子时的时候,她是欣慰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

虽然家境不是特别好,但是我是在顺境中长大的孩子,至少在大学之前。会把人往好的方面想,会只看这个人好的一面,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多,以前的我真的是这个样子。现在不说交朋友会先考量犹豫(就算是碰到同好),他妈追个偶像练习生都要先看黑料(跑题了嘿)。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调整不了。”

就这样吧,说不定是好事呢。

你看上面那句话,人可不就是这样吗。需要自我欺骗和自我安慰,需要意义,而且,暴击过后得到的东西也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

得了吧你这就暴击了,大学的门都没跨出去暴击个p。

 

为什么不爱看奇葩说呢。

一是觉得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非黑即白的事,就不太喜欢辩论这种东西。

(后来发现是自己狭隘了,节目的重点不在于谁赢谁输)

二是阅历不够,除了本身的年龄外,生活的前十八年都在同样的小城镇里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而且前面也说过了,顺境居多,看待问题是真的不成熟。

(这个真的很重要,说一句我们年轻人都不爱听的话:“等你到了那个年龄,就知道了”,至少我每天都在觉得前一天的自己仿若智障)

三是我本人就是一个容易想很多的人,大学选专业一度打算学心理学,但结合第二点阅历,对于事情是很难想出一个确切的结果。如果再看这个,每天怕是要在纠结和思考中度过了,不不不,我还是做个俗人。

 

喜欢张泉灵那样的思维模式,我觉得很酷。

 

btw春夏原来是一个这么有趣的人,前几天刚刚关注了,还以为是个岁月静好的小文青。

“敏感”“攻击性”

配上软软的语气和小鹿一样的眼睛。

恩,考虑去翻一翻她的微博。

评论
热度(1)
©Feuer.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