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uer.

#圈一块地给自己喜欢的所有
#一直在一起吴亦凡
#不站cp站兄弟情

假装忧郁假装高大上

今天一个人去看了电影。在形容梵高在河边作画的状态时,船夫说,那样一个觉得乌鸦都很有趣的人,内心是有多孤独呢。


最近特别明显的一个感受是,太吵了。

现在正在打字的我带着耳机,企图在六人宿舍中划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假装听不到在舍友看综艺时自以为压抑的笑声、起身离开座位时椅子划过地面的声响、将近十二点洗衣服哗啦啦的水声、清早起来从爬梯上咚一声跳下来的重响、自顾自吃早饭时嘎嘣脆的咀嚼声……

还有今天看电影时,因为是临时起意,太迟了才选了稍微靠后的位置,于是嚼爆米花的声音、电话铃声、微博刷新声、小孩的吵闹声、因为没注意看剧情而询问的窃窃私语……

可能我从小对声音比较敏感吧,也是声声入耳了。


“他那个时候,表现得很,我是说很正常。”

和船夫都没说过几句话的加歇小姐,能和看起来有些怪怪的梵高相谈甚欢。

为数不多的一起游船的时光里,两个人一定都很开心。

当然不得不提那幅《在弹钢琴的玛格丽特》,他说,作这幅人像画的时候很愉快。


要写电影观后感的话,其实写不出来什么东西,不是美术相关的专业,看之前功课也没做好,以至于在电影院里手忙脚乱地一边看画面一边听台词,还要一边搜电影中出现的画作。

1:1的画幅很有意思,英音也很好听,整部电影运用油画的形式,其实本身就很美了。

立个小小的flag是补一补有关梵高的其他电影。


我还是觉得,跟人相处好累。

一声不响地更改了计划,问起来才说哦我今天晚上约了别人一起拍照。不是第一次了吧,以自我为中心的感觉真的那么好吗。

还有那些太会与人相处的人,问咱们今天吃什么呀,反手回你一句你想吃什么,我说都可以啊看你想吃什么吧,又回一句我没关系的看你想吃什么。真的累,平时这不吃那不吃的人是谁心里没数吗,是roommate又不是workmate,假意客套来客套去不心疼浪费的时间吗。

随随便便就可以丢下同行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吧。可能是小时候当班长的习惯,总觉得怎么也得人齐了再继续往前走,丢下一个算是怎么回事。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关系,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句“人嘛,都是这样的”也就能释然。

这态度倒好像是鲁迅笔下“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别人”。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坚定地跟妈妈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特别特别美好的事情的,只不过恰巧没发生在我身上而已。13年以前的繁星、牛灿,现在的百万,都是理由。

更何况,我这一点点小小的抱怨,根本比不上像文森特一样的人痛苦的千万分之一。

所以现在的我还是这么觉得,再累也还是这样相信着。


乌鸦在偷吃你放在画架旁边的午饭耶,多可爱啊。

评论
©Feuer.
Powered by LOFTER